【前傳】黑暗中的哀歌

作為Yucchi的慶生文首發丸顏(ROBAMARU)

頗狗血+TONE調詭異,請注意=V=

————————————————



1





早上八點,上田龍也被大門外巨大的噪音吵醒。

“煩死了!!怎麼回事啊……”

拉開門一看,眼前一頭灰倒在地上的男子讓上田龍也一瞬間有點想笑。

“你又怎麼了?中、丸、老、師?”

地上的男子——中丸雄一摸了摸他有點過大的鼻子,尷尬地站了起來:“上、上田先生,早上好……我又睡過頭了……所以趕著出門,然後又……摔了……”

上田龍也翻了個白眼:這個白癡=。=

“請便吧中丸老師,我可是早上三點才睡的,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陪你聊天。”轉身回屋。

“啊、真是抱……”

抱歉的話語被“砰”的關門聲打斷。

中丸雄一又摸了摸鼻子:果然是被討厭了啊……看了看手錶——ano,八點十五分……

八點十五分?!!!!

“慘了慘了!!!遲到了!!!!!……”

聽著門外一如既往的慘叫聲漸漸遠去,上田龍也扯了扯嘴角,倒在柔軟的大床上,再度陷入沉睡。



認真說起來,6B室的中丸雄一和6A室的上田龍也其實並沒有那麼熟。

職業不同——一個是高中老師,一個是作家;作息不同——一個朝九晚五但總是起不了床,一個毫無定性但睡眠時間固定為10小時;性格不同——一個龜毛老實,一個冷漠毒舌。

最重要的是——生活態度不同。

中丸雄一,26歲,某私立高中物理老師,薪水維持在不上不下的水平,目前的人生目標是有自己的房子和重新找到一個女朋友。

上田龍也,26歲,愛情小說作家,雖然作品每每大賣但仍舊是個月光族,目前的人生目標是在不被房東責罵的條件下多養一隻小狗。

不記得是哪一天認識的,但五年過去,兩人之間的交情僅僅只有碰面時的一句“你好”,以及中丸雄一每天早上睡過頭趕公車時上田龍也的一抹冷笑。



2





某日午後。

明顯睡眠不足的上田大作家晃回自家公寓時,接到了同僚赤西仁大作家的電話。

【上田、今天晚上要不要去喝一杯?】

“喲~赤西大少怎麼會想到邀請我?你的美眉ABCDEF都死光了?!”頭夾手機,尋找鑰匙ing。

【哪來的美眉ABCDEF……是田口說要慶祝你的新書終於上市了。】

“是麼?唔……”

【你要是去的話我過來載你。你還是住銀座附近對吧?】

“上田先生!”

背後忽然傳來中丸雄一的喊聲,上田龍也有點驚訝地轉過身去。

“JIN你等等……有事嗎,中丸老師?”

“那個……”中丸雄一從背包裏抽出自己的手機,緊張地擠出一個笑容,“我在手機網站上讀了上田先生的名著《黑暗中的哀歌》了,非常有趣呢。”

“喔……誒、然後呢?”沒想到對方會說出這樣沒頭沒尾的話,上田龍也有點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男人。

“誒?誒!?”中丸雄一完全沒想到對方會這樣回應,一時之間漲紅了臉不知道該說什麼。

兩人詭異地沉默著。

耳邊隱約傳來一個女聲——是赤西仁的女助理宮澤:“喂!上田?赤西還有稿子要趕,今天晚上的party他是不會去了,要去你自己去啊!就這樣!”於是就只傳來了電話被切斷的嘟嘟聲。

放下手機,看著眼前不知所措的中丸雄一,忽然,一幕莫名其妙的畫面出現在上田的腦海裏……



“龍也。”

上田龍也回頭一看,是中丸雄一:“你來了?”

“嗯,因為上個星期請假了,所以kame說這個星期週末也要打工。”中丸雄一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笑容,開始換衣服。

上田龍也“噗”地一聲笑了出來,“請假?噗哈哈哈哈哈~”

整理好衣服的中丸雄一聽到上田龍也那嘲笑味道十足的笑聲,走過來敲了敲上田龍也的頭:“真是的……笑什麼啊?”

上田龍也依舊一臉笑意,眼睛亮亮的:“ne,雄一,我問你哦……你愛我嗎?!”

“蛤?!!”中丸雄一愣了,隨即整個臉漲紅了,“別玩了龍也……”

上田龍也看著這樣的中丸雄一,忽然把他扯過來在臉上輕輕一chu。

“我不是在開玩笑哦~”

“龍也……”

看著中丸雄一漸漸柔化的眼神,上田龍也忽然覺得這樣其實也不錯。

窗外的櫻花正在綻放。

“雄一我們去賞櫻好不好?!!”

“誒?哦,好啊……”

……




這是什麼?!!!!!!!

上田龍也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他抬頭瞪著對面的中丸雄一——我,去吻這個大鼻子!??我,去邀請這個大鼻子賞櫻!??怎麼可能!??

“喂,中丸……”上田帶著點懷疑地問道,“你以前有在花見的時候……見過我麼?”

“誒?!啊……沒有啊,我這幾年都沒有時間去賞櫻呢……”中丸抓了抓頭。

那剛剛的畫面算是什麼啊……

預言?

呸呸呸!!!才不會!!!!

才不會!!!!

才不會>~<

才,不會。

才……不會……

看到一臉陰沉口中念念有詞的上田龍也,中丸雄一小心翼翼地開口:“ano,上田先生,你……沒事吧?”

“要你管!!”上田龍也瞪他一眼,迅速用鑰匙開門,進屋,關門,啊……不對,是摔門。

不會吧……又被討厭了……

中丸雄一有點洩氣地看著手中的手機:明明特意去收費網站看的……

Ma,其實自己也還沒看完啊,到底是底氣不足。

悶悶地打了個噴嚏,完全不知道上田龍也正在屋內叼著煙罵自己的中丸雄一先生,無奈地打開包包……

“誒、我的鑰匙呢?!!!”

3





“老師掰掰!!~”兩個歡聲笑臉的女孩子在中丸雄一身邊的窗戶停下。

“拜拜!回家小心哦!”

“知道啦!鼻子老師真羅嗦~哈哈……”裝了個可愛的鬼臉,兩個女孩子笑著跑遠了。

“現在的孩子真是……”中丸雄一也沒介意,笑了笑,開始收拾桌面準備回家。教案,要改的作業,手提電腦,便當店的宣傳單張,手機……

中丸雄一還清晰記得在經過書店時看到的《黑暗中的哀歌》的再版海報,封面上畫著一個掛著慘白笑容的少年,大得有點不可思議的雙眼中星光點點,而背景是一片漆黑。

中丸雄一回想起他所看過的內容:高中少年喜歡上同班的一個少女,告白,在一起,偶然吵吵架,淡淡青澀的校園愛情故事。“但為什麼書名是黑暗中的哀歌呢?”



下班時間的新幹線上擠著男男女女,連站的地方都少得可憐,中丸雄一拼了命地擠上一屆車廂,卻發現自己剛好站在一堆女子高中生的前面。

“ne、莉乃~隔壁班那個小健是不是喜歡你啊~”

“轟多尼~?誒~~我還以為小健是在追C班的久子~”

“P啦!!久子有男朋友了好不好?!!我上次啊就看到他們……”

那群少女們一邊劈裏啪啦地按著手機鍵發郵件,一邊嘰嘰喳喳的聊著學校八卦,音量很難讓人忽略,中丸雄一覺得好囧但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唉……女朋友啊……我也想要一個呢……

有點無奈地盯著那些貼滿閃鑽、掛了一大堆吊飾的粉色系手機,中丸雄一忽然想起那本《黑暗中的哀歌》他還沒看完——反正也付了錢了,不如繼續看下去?

掏出黑色的手機打開那個網站的那一瞬間,中丸雄一發現他竟然忘記上次看到哪一章了。

啊……怎麼辦- -

“對了~明天是我表哥27歲生日哦!!放學之後你們要不要過來我家玩?”

“啊!Party~我去我去~”

“誒、我可能去不了了,要打工……”

女子高中生們的聲音再度傳來,中丸雄一的耳朵敏感地捕捉到“27”這個數字:我今年也是27歲誒……要不就看第二十七章好了,反正下次又會不記得。

十分草率地下了決定,中丸雄一懷著有點鬱悶的心情點開了那個鏈接。



那天晚上下著大雨。

美奈穗怎麼都睡不著,總覺得有點心神不寧。自從下午收到秀朗那條莫名其妙的郵件之後,她一直在等他給出一個解釋。

什麼叫做“你不會懂我的,走吧”?竟然被交往了一年半的男朋友說了如此過分的話……

眼角似乎有眼淚要流出,美奈穗將被子拉過頭頂,握緊了手中的電話。

“嘀嘀、Mail來啦~?”

黑暗的被窩中忽然出現了刺眼的光芒,美奈穗連忙把被窩打開,一邊呼吸新鮮空氣一邊打開那封她等了一晚上的郵件。

“Mina,現在可以打過去嗎?我有事情要說。秀朗。”

美奈穗覺得有點雀躍又有點恐懼,卻還是連忙回覆了,“當然可以咯!我等你電話~”

按下發送鍵,美奈穗拉開窗簾看向漆黑的夜空,啊,似乎這雨越下越大了呢……

她忽然覺得,今晚可能會發生一些改變自己一生的東西。



秀朗打過來的時候,美奈穗是被自己手機的鈴聲給吵醒的。睡眼朦朧地坐起來,看了看手錶,竟然已經淩晨兩點了,明天明明還要上學的啊。

按下接通鍵,美奈穗有點撒嬌地抱怨:“莫西莫西~秀朗?為什麼這麼晚才打過來啊?我都快睡著了啦~”

但電話那頭的秀朗並沒有回答,只傳來了微弱的呼吸聲。

美奈穗刹那間覺得有一股莫名的恐懼從內心深處升起,她顫抖著用右手按緊自己的胸口,再度開口問:

“……秀朗?你在嗎?”

“……”

電話那頭又是一陣沉默。

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美奈穗抓緊自己胸口的衣服,深深吸了一口氣。眼角似乎又有眼淚要掉下了。

真討厭呢。

真討厭。

為什麼我會覺得那麼討厭?

“……這算什麼嘛。”

眼淚一湧而出,美奈穗覺得自己真的再也受不了了。

“說是要打電話給我又一言不發是算什麼啊!你最近到底怎麼了?!對我愛理不理的,老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你是有了別人還是說你已經不把我當做你的女朋友……”

“Mina。”

“……誒?”

電話那頭忽然傳來秀朗的聲音,硬是將美奈穗爆發出來的情緒給堵住了,她一下子有點不知所措。

“你懂嗎?我給你發的那封郵件。”

“……當然不懂,”美奈穗吸了吸鼻子,往後倒在床上,望著蒼白的天花板,拿著手機的右手不自覺用力,“怎麼可能會懂啊……叫我走什麼的……”

秀朗深深地歎氣,聲音莫名地變得低沉起來:“所以我才會說,走吧。”

“走?你的意思是……要我走?!”

“嗯。”

“什麼啊……西川秀朗你太過分了!!為什麼?!!”美奈穗幾乎是用盡力氣地喊出這幾句話。

秀朗沉默了一下,再度開口:“Mina,難道你沒有感覺到嗎?”

“……感覺到什麼?”

“我……”電話那頭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和秀朗呼氣的聲音,“我總是一個人。”

“從小就是這樣,在家裡,父母忙得沒空離我,哥哥和姐姐也總是有一大堆作業,在學校,好動的男生嫌我娘娘腔,女孩子又嫌我太無聊,於是當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是一個人了。無論後來認識了多少學弟學長,有了多少個死黨,我還是一個人;無論交過多少個女朋友,牽過多少次手,接過多少次吻,我的心裏還是,一個人呢。”

“並不是說討厭一個人,我很享受這種感覺。遇到喜歡的食物,習慣性地一個人吃,遇到喜歡的節目,也習慣性地一個人看一個人笑,總而言之,我不願意和任何人分享我的生活。這種孤獨感伴隨著我長大,大概已經在我的骨子裏紮根了吧?而且到我死的那天才會終止。呵,或者可以說這是一種另類的自戀?這種感覺……Mina大概不會懂的吧。”

“當然不懂……”因為你從來就沒有和我分享過你的一切啊……“那你當初為什麼要向我告白?是在玩我嗎?”

“不是的,從第一次看見你我就知道,Mina,我喜歡你。我喜歡你那雙漂亮的眼睛,我喜歡你笑的時候鼻子輕輕皺起來的動作,我喜歡你在蘋果上用果汁畫笑臉,我喜歡你害羞的表情……”

“夠了……不要再說了……”眼淚再度一湧而出。

秀朗的聲音依舊平靜:“我以為對你這份喜歡能讓我將你拉進我的世界裏,我以為我能夠忍受有另一個人來分享我的生活,但結果……還是不行,光是喜歡是不夠的。”

“對不起,Mina,我沒辦法去愛你。”

窗外的雨勢變大,在美奈穗的窗上咚咚地打出無規律的聲音。窗外的雨大概讀懂了自己的心跳吧……不然怎麼會連如此普通的聲音都足以讓自己悲傷到呼吸困難?

她張了張嘴,嘗試說些什麼去反駁秀朗,嘗試去說一句“但是我很愛你”,但秀朗和她之間的那一堵名為“孤獨”的牆,堅硬到她無法用自己的一切力量去打破。

“所以,Mina,就這樣吧,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電話那頭傳來嘟嘟聲的時候,雨停了,窗上只殘留了雨滴滑過的痕跡。

但奈美穗覺得自己心裏的那一場狂風暴雨再也停不了。




4





當中丸雄一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是車廂裏唯一的乘客了。看著手中顯示電量不足的手機,他有點恍惚地在終點站下了車。夜晚的車站顯得異常冷清,而且入秋後氣溫有所下降,中丸雄一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

這種天氣、這種時候,就應該馬上回家,洗個熱水澡,然後吃一碗熱騰騰的拉麵,但中丸雄一卻有點自虐地在車站的長椅上坐了下來,任由微涼的夜風打向自己的臉。

那個陷在自己的世界中無法去愛人、可恨又可悲的西川秀朗,和上田龍也……有點像呢。

五年來,自己或多或少地注意著那一位六樓唯一的共同住戶:從來不曾有女性踏足,甚至是男性友人也甚少出現,除了同出版社的幾個關係好的編輯以外,幾乎沒有朋友,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一睡就是半天,極度依賴外賣和網購,每次見面手上肯定有煙或酒,除了他養的那隻狗以外,似乎從來沒有任何東西能獲得他的注意力,一開口就必然是諷刺,漂亮的眼睛裏總是冷冰冰,對著陌生人永遠隔了一層面具。

一個人活著,一個人寂寞並享受著,一輩子如此也無所謂。

這就是呈現在中丸雄一眼前、中丸雄一從書中讀出的上田龍也。

下意識地,中丸雄一又覺得,上田龍也不應該是這樣一個人,並不像他所表現出來的那樣。

但我又知道他多少呢?

拎起包包,中丸雄一有點鬱悶地往車站外走。



週末終於到來,難得早起的中丸雄一去樓下便利店買了早餐,在書店找了好幾本小說來看,正想著要把這幾天的鬱悶心情一掃而空的時候,卻在玄關看到了簽收著快遞的上田龍也。

上田龍也似乎比患有慢性鼻炎的中丸雄一更有季節意識,才剛入秋就已經穿起了皮革外套,下身是深藍色的鉛筆褲加上一雙看起來價值不菲的皮靴。他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禮貌的笑容,一邊和快遞員攀談一邊熟練地在箱子上簽著名,左手上的純銀戒指閃著光。口袋中簡潔乾淨的黑色手機一閃一閃並微微震動著,似乎有來電。

這副樣子的上田龍也,中丸雄一是再熟悉不過了,看起來親切友善其實拒人於千里之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裏他有三百天都是這個樣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受《黑暗中的哀歌》的影響,中丸雄一越看越覺得眼前的這個男子很不對勁。

明明眼前的一切都符合他記憶中那個冷漠孤獨的上田龍也,但眼前的一切卻又和“上田龍也”這個人差之千里。

好矛盾,自己都覺得自己好矛盾。中丸雄一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謝謝!”露出最後一個微笑送走快遞員,將箱子放在地上,正準備接電話的上田龍也瞄見對面那個呆站著瞪著自己的木頭人,隨意地問道:“中丸先生你有事嗎?”

“……”中丸雄一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上田龍也就是最受不了優柔寡斷的人,翻個白眼進門去。

“我、我……去看了《黑暗中的哀歌》……”

上田龍也不為所動,順手將大門關上——切,上次不是說過了麼?

“西川秀朗!”中丸雄一連忙喊道,“小說的主角,其實就是影射你自己對吧,上田先生?”

上田龍也手上一滯:“……拿尼?”

中丸雄一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難道不是嗎?總是一個人,習慣一個人,結果不知不覺中再也容不下第二個人出現在自己生命裏,只能一個人品嘗著孤獨。上田先……上田,《黑暗中的哀歌》,說的就是你筆下的自己吧?”

“哼……看不出來你一個物理老師也挺有教國文的天份啊!”上田龍也轉過身來,冷冷地注視著中丸雄一,“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但我覺得……那並不是真正的你呢。”

上田龍也咬了咬唇,一股無名火從心底冒出:“可笑!我們很熟嗎?不過是幾天都碰不到面的鄰居吧?你知道我什麼?簡直是多管閒事!”

中丸雄一一時之間想不出什麼反駁的話語——畢竟他說的是事實。但看了看對面那個渾身散發著冷漠氣場的美男子,忽然,一句話脫口而出。

“其實你不喜歡網購吧?”

“蛤?”

“其實你對這些東西很不理解,對著網頁上的介紹就頭暈,只是一個人生活實在太不方面,所以勉強自己學會。”有了第一句就有第二句,中丸雄一覺得自己的腦子被混亂的靈感充斥著。

“……閉嘴。”才不是這樣,不是。

“還有……”又一道靈光閃過,“靴子也是因為有快遞才穿的吧?其實你喜歡的是涼鞋……”

“你給我閉嘴!!!!!”

幾乎是吼出來,滿腔怒火無處發洩的上田龍也一氣之下將手中的手機往中丸雄一扔去,中丸雄一驚慌地一躲,只聽“啪”的一聲,那臺黑色手機變成水泥地板上的一堆廢鐵。

一時之間整個樓梯間只聽到上田龍也濃重的喘息聲。

閉了閉眼,有些無力地靠在牆上,他模糊地想起當初為了學會網購弄壞了兩台電腦,想起被他狠心扔掉的十幾雙名牌涼鞋……

“那你說,我應該是個怎麼樣的人?啊?”

中丸雄一嘗試將他腦中的想法總結成詞句,但就是怎麼都想不出來,只能沉默地站著。

“ばかばかしい。”在這短短的沉默中,上田龍也又恢復成一貫的冷漠,轉身回屋。

腦子亂到不行的中丸雄一只來得及喊了一句:“手機,我會賠你的!”

沒有任何回答。



明明只是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沒什麼我會有一種被看穿內心的感覺?

拿出火機,點煙,看著手中的星火點點,上田龍也按住自己的胸口。





5





“Ta chan~在想什麼?”

熟悉的聲音將上田龍也從沉思中拉出來,抬頭一看——是樓下那個經常來串門的小孩,龜梨和也。

“在想下一本書的題材,不行麼?”往龜梨和也頭上一敲,看著他可愛地捂著頭喊“好痛~”,上田龍也的心情總算好了一點,“反倒是你!一天到晚跑上來,不怕被老闆罵?”

“才不會~你也知道我們這一行沒有那麼多硬性規定……啊~~~!!!Ta chan你換手機了?!!好可愛的粉紅色~~”龜梨和也的注意力瞬間被上田龍也面前的手機所吸引。

“嗯,之前的那臺……壞了。”想起那天中丸雄一一臉愧疚的說“上田先生請收下這臺手機”的樣子,上田龍也覺得自己的頭又開始痛了,賠罪就賠罪吧……為什麼是粉紅色的DoCoMo啊?!!

“嗯嗯~還是粉紅比較配可愛的Ta chan哦~啊!我也是時候回去了,掰掰~?”龜梨和也笑眯眯地戳了戳上田龍也的臉蛋,然後拍拍手揚長而去。

可愛= =+

打開手機蓋,上田龍也第N詞瀏覽手機裏目前唯一的一封郵件。

“上田先生:那天……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當時在說什麼,如果有冒犯到上田桑的話,十分抱歉,希望我們以後還是朋友。P.s. 手機是妹妹幫忙選的,她說最近這一款比較流行。 中丸”

朋友麼……

明明就只是鄰居而已。

雖然他說的話很欠扁很自以為是很……一針見血,但比起上田桑什麼的,果然還是更喜歡那個直呼自己上田的中丸大鼻子呢。

讓妹妹幫忙選手機送給別人,笨死了,哈!難怪會被女朋友甩~

腦內著中丸雄一被那個很漂亮的前女友甩的悲慘畫面,上田龍也覺得自己的頭似乎沒那麼痛了。



慣例推掉所有夜生活的邀約,上田龍也回到公寓時剛好中丸雄一也在。

“上田先生,晚上好!”中丸雄一努力擠出一個和善的笑容。

上田龍也望他一眼,哼了一聲算是回答,轉身關門進屋。

笑容馬上散掉,中丸雄一第N次後悔那天自己為什麼要說出那樣的話,本來是打算和這位鄰居改善關係的啊……

門又突然被打開。

“喂,大鼻子!”

“……誒?!!說我嗎?!”

“這裡除了你還有誰?”上田龍也翻了本日第N個白眼,將手中的東西扔給了中丸雄一。中丸雄一手忙腳亂地接下一看,是本書,標題《3AM的冥想》,作者“TATSU”。

“啊!這是……”

“我的新書!”上田龍也把大門關上,有點模糊的聲音從玄關內傳出,“要看就把這本也看了!看完將感想發給我!你有我的郵箱地址吧?”

愣了好半天,中丸雄一忽然笑了。

這樣看來,自己和這位毒舌鄰居之間的關係將會慢慢改善吧。



某一天。

“喂,大鼻子,以後你千萬、一定、絕對不要找我去賞櫻。”

“誒?為什麼?”

“不要問原因>~<快點答應!! ”

“啊、是!”

“這就乖了哈~”

“上田,我不是你養的小狗=。=”

“……有意見?”

“……沒有T~T”

“那不就行了?對了,反正你明天沒有課,給我寫一篇一萬字的書評!~”

“蛤?!!!!!!”

“蛤什麼,你老師是白當的啊?”

“我是教物理又不是教國文- -”

“……不想寫?”

“……不是T~T”

“fufu~”



又一天。

“上P,最近笑容變多了哦~最近和善了不少哦~是不是談、戀、愛、啦?~”上田龍也的編輯大人田口淳之介一臉壞笑地接近。

“……你腦子有病麼?要不要我介紹個醫生給你?”毒箭迅速射中目標。

“555555~不用了……”

“那就好。”

“嘀嘀”的聲音傳來,上田龍也低頭拿出手機一看,笑了。

“新郵件1封 發件者:對門的大鼻子老師”。



TAKE A BREAK

UNTIL THE NEXT STORY BEGINS…

题目 : 丸上
博客分类 : 演艺明星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Date
01 | 2018/02 | 03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
Linky★
丸颜阿骨打 七喜BLOG KyuRa's Monologue KAT-TUN ALL LOVE 爱爱のBLOG
KyuRa's Newest
對喬拉說的話?
最新引用
亂七八糟來分類
倒計時CountDown
客官們-V-
曾來觀賞的客官們有……
RSS链接
喬拉拉是也-V-

喬拉

Author:喬拉
KyuRa。喬拉君。
——不是小喬更不是啦啦!!
咳。
苦命(據說)鬥M翻譯er。
苦命翻唱/策劃er。
各種擔各種爬牆。
但永遠卡屯+神起擔。
AKB48副擔。
U欧N欧UN欧。
盤友滿天下。
但實際上盤家畢業以已久。(咦
生理上排斥錦上添花西皮。
此外東唐。
春糖,輔貓。
Klaine。
隱性賢兔,潛水性豆花米秀餅。
似乎某程度上萌手增?
R1不知道還更不更。
傳說中的文基本(隔)年更。
各類歌詞翻譯不定時更。
——堅守自己的驢丸小世界。

Lookin‘ 4
other废柴兔
MUSICIA★
冥月の翼 - Eschatology
對喬拉拉有興趣?

和此人成为好友